笔趣阁 > 逆世仙枭 > 第一五六章,三才法会,结束

第一五六章,三才法会,结束

?热门推荐:
????修士斗法,要么过程冗长,要么过程短暂。

????但是胜负,就在一刻之间。

????一旦将胜负的契机抓住,对手想要再次翻盘,是很难的。

????白澈,正是那种善于抓住机会的修士。

????此刻,他站在祭坛,对面是庞雨潇。

????白澈看见对方铺开古书,上面的图案随风吹动,不断翻页。

????“咒修?有意思……”

????白澈微微一笑“白沙岭,白澈,恳请赐教。”

????“不敢当,散修庞雨潇,还望白兄手下留情。”

????二人不约而同,运转起了真气。

????咒者,密语也。

????符咒,以密语化为符号,借天地之力。

????太古时期,神人降世,传三千大道,咒道便是第一个被五虫万怪修炼出的道术。

????无论是吼叫、还是图腾、符纹、血印、战鼓、舞步,所言、所见、所行、所画,皆入咒道。

????因为咒道体系首先被五虫万怪熟知,所以修行之人众多,体系无比庞大,分支更是数不胜数。

????所以导致的结果,就是完整流传下来的咒修道术并不多,毕竟往上追溯数十代,修炼的可能还是咒道分支,所以这种原先很强的道术,现在只能沦为‘道门八奇’之一。

????庞雨潇以符作为咒道媒介,开始不断出手,孔征发现,庞雨潇的咒和隐杀盟的咒是不一样的。

????隐杀盟以音调、战舞呼应天地,获得力量,偏向身法一类,偷袭刺杀是强项,而庞雨潇,则擅长防守反击,更接近正面斗法。

????低阶修士,论正面斗法,器修、术修为最强,这是不争的事实。

????两类修士的功法都是以攻为主,打正面,哪怕以伤换伤,都是对手吃亏。而白澈,便是器修。

????看到庞雨潇和白澈斗在一起后,孔征便没再管他们了,结局已经注定了。

????此刻孔征瞟向公孙阙那边,公孙阙被几位药修供奉合力治疗后,没一会,就变得生龙活虎,吃了丹药,骨头也被续上,公孙阙向几位供奉道谢完后,眼睛一直盯着台上的白澈,似有不甘。

????不过……结局已定,再不甘心又能怎样?

????除非……自己能击败孔征,那就还有机会,与白澈再战一次。

????公孙阙转过头看向孔征,发现孔征也在看他,轻轻点了点头,眼神便转向一边。

????祭坛的斗法按理说要持续一会,只不过庞雨潇赖以保命的金钟符咒被白澈一棍子打的稀烂,当那根包着坤钢的棍子停在庞雨潇脸前的时候,庞雨潇只好选择认输。

????“白澈获胜!下一场,孔玄成,公孙阙!”

????孔征再次上台,山下校场的人传来嘘声,他们先前在水幕中看到孔征上一场弃权,本来就很愤怒,一些赌客押了重注在孔征身上,原本指望赢点小钱,结果赔的血本无归。

????嘈杂的声音汇集起来,有些刺耳,公孙阙一笑“孔兄,似乎你得罪了不少人。”

????得罪?

????“他们与我有关系吗?”孔征反问。

????公孙阙笑道“因你倾家荡产的人不在少数,你说呢……”

????因我倾家荡产……

????孔征想了想,忽然笑了“那他们和我也没关系。”

????公孙阙看见孔征眼神忽然变得可怕起来,不知道是山下的人影响了他的心境还是怎样,那双眼睛仿若深渊一样,似乎还藏着恶龙。

????公孙阙不禁收起杂念“大夏皇族,公孙阙,恳请赐教!”

????皇族?

????校场,人群变得安静。

????孔征身子也站直了些。

????公孙家……是皇族?

????原本准备杀人的法剑被背在后背,自己既然要在大夏留着,这种皇族弟子,还是不要动他的好。

????“哈哈哈哈,我还以为孔兄是个洒脱之人,没想到还是会顾忌一些东西的。”

????公孙阙原本敬重、警惕的眼神,变得戏谑起来。

????先前孔征作为强者,他需要敬重。

????而现在,因为自己的身份连剑都收起来了,这种人,根本不像表面上那么淡然。

????轰地一声,公孙阙周身气浪激浪,衣衫猎猎作响,长发飞扬,浑身真气运转到极致的时候,公孙阙猛然踏足,奔向孔征。

????一块又一块石砖被踏的龟裂,公孙阙双手用力握拳“双龙……”

????在离孔征还有三丈的时候,公孙阙忽然发现孔征拔剑了,刚刚准备用出招式急忙变化,看见公孙阙步伐凌乱,空门大开,孔征手握法剑,猛然甩出。

????公孙阙侧过身子躲开飞来的法剑,来势再次一顿。

????他……他不是忌惮我的身份吗?

????公孙阙浑身汗流浃背,自己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不管不顾前来抢攻的,孔征怎么又拔剑了?

????还没多想,孔征拳头已经打来。

????“没用!你只是神谷境中期的体修,我的罡气你都破不了!”

????孔征丝毫没有理会对方的话,单拳变爪,抓在公孙阙胸口。

????枯心爪!

????孔征五指,果然没有破掉自己的罡气,但是公孙阙忽然间感受到了孔征指尖传来的真气!

????五道真气刺入心脏周围,浑身气机一弱,心脏好似被人控制住一般。

????什么怪招?!

????公孙阙一拳打下,准备逼开孔征,孔征却露出微笑,五指重新变成拳头,打在公孙阙心口。

????噗——

????鲜血喷出,公孙阙倒退几步,感觉天旋地转,面前,孔征一脚踏地,另一只腿如铜鞭,抽在公孙阙脑袋上。

????祭坛上,公孙阙飞起,重重地砸了下来。

????台下,一群供奉有些难以置信。

????“他……怎么破掉苍龙罡气的?”

????都是大夏皇族的供奉,对大夏皇族的练气术当然熟悉,苍龙罡气,臻至化境,罡衣如龙鳞护体,哪怕是初级,也绝对不可能被徒手破掉啊……

????半晌,没搞明白过来的供奉,只好宣布道“孔玄成胜!下一场,孔玄成,庞雨潇!”

????祭坛上,孔征捡起长剑,看见庞雨潇准备上来,开口道“上来作甚,讨打吗?”

????庞雨潇脚步一顿,觉得上也不是,不上也不是。

????公孙阙能将白澈逼到绝路,虽然最后被白澈趁机打败,但实力和白澈还是一个级别的。他连白澈都打不过,而孔征轻松击败公孙阙,论实力,他肯定不是孔征的对手。

????“我……弃权。”

????“你可想好了,若是弃权,你就是第三名。”

????“我想好了,不反悔。”

????校场,又是一阵嘲讽声。

????这两人串通好的吧……二人对局两次,先是孔征弃权,然后是庞雨潇,再傻的人也能看出猫腻啊。

????“我不服!”

????地上,公孙阙爬了起来“你们两个,一定有问题!”

????公孙阙睚眦欲裂。

????自己参加三才法会,不是为了被淘汰的,而是要向族中前辈证明自己,孔征和庞雨潇轮流弃权,根本就是在演戏!自己运气再差,也能成为前三的!

????主持法会的供奉沉默,忽然,一个人影出现在公孙阙面前。

????“滚起来。”

????“爷爷……”公孙阙抬头,看见一个龙袍修士,“爷爷,他们在作假!”

????龙袍修士一脚踢在公孙阙脸上“他们是不是在作假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他们有本事作假,你呢?!”

????公孙阙捂着脸颊,握起拳头,咬着槽牙,压抑着愤怒和不甘。

????老者冷笑,看向台上“孔玄成?”

????“嗯。”

????“你是用什么招数破掉我孙儿的苍龙罡衣?”龙袍修士在质问。

????孔征看向龙袍老者“你……想学吗?”

????“放肆!”龙袍修士用力踏地,一道裂缝自面前绵延,一直蔓延到祭台。

????看着裂缝逼来,孔征八风不动站在原地,裂缝最终停在孔征脚下,力道把握的丝毫不差。

????龙袍修士忽然笑了“临危不惧,不卑不亢,很好。大夏皇族能招你这样的供奉,运气不错。”

????眼底寒芒闪过,良久,怒目才变为平静。

????龙袍修士吐了一口气,看向四周道“这口气,我已经出了,再有恩怨,也是公孙阙和孔玄成的私事,你们以后不能以刚才的事为难孔玄成,明白了吗?”

????“皇祖大度。”周围供奉低头行礼,孔征也拱了拱手,校场上许多人都看到了这一幕,大夏皇族的祖上都没追究孔玄成,自己似乎也没资格继续叫嚣了。

????原先以为还有好戏看,谁能想到是这结果啊。

????龙袍修士带着公孙阙离开了。

????此刻,主持法会的供奉宣布“庞雨潇弃权,孔玄成胜!下一场,孔玄成……”

????“不用了,这场我弃权。”

????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三番五次的变化,不少人也都猜到这结果了。

????果然!孔征真弃权了。

????天上,龙袍修士回头看了祭台一眼,轻轻叹了口气龙池都不要,看来大夏供奉监,以后也留不住此子啊。

????“爷爷!那孔征若不是和庞雨潇串通好,我起码能晋级前三的!”公孙阙此刻心情阴郁,愤愤不平。

????“哼!你若是能击败白澈,你现在就是魁首!说那么多有用吗?”

????龙袍修士重重一哼。

????公孙阙低下头,谁说不是呢。

????这孔征果然是奔着第二而来。

????龙袍修士叹息“当年我执掌大夏时,意外开启了仙缘,入龙脉修行,传位于你二伯,他将你几个伯父驱逐出皇城,在各地就藩,你父亲命不好,得罪了他,郁郁而死,不过你运气不错,年纪轻轻便得了仙缘,开启修行之路。我也想给你提供资源,但龙脉里我说了不算啊。”

????龙袍修士唏嘘“公孙家,最没本事的人,才会当藩王,第二没本事的,会当皇帝,龙脉里有本事的皇族修士太多了,所以我才答应让你来三才法会,博个前程。你如果当初再努力一下,击败白沙岭的小子,龙池不就是你的了吗?”

????公孙阙更加懊悔了。

????龙袍修士拍了拍他肩膀“行了,既然没有得到龙池的命,就在龙脉里安心修炼吧。那里的灵气虽然不多,却也不少,你该知足。”

????……

????祭坛上,白澈并未上台,就听见孔征直截了当地弃权,对此,无奈地摇了摇头。

????“孔玄成,你真的要弃权?”

????供奉质问。

????谁都能看出来,孔征的实力,比白澈还要强一点。

????“是的。”

????台下,白澈笑着起身“孔兄,承让,不过这样一来,我胜之不武,不如……”

????孔征打断白澈“我劝你别搞一些幺蛾子,你会后悔的。”

????铮铮冷语,似乎是提醒,似乎是警告,但更像是挑衅。

????校场许多看客忽然听见孔征呛了白澈一句,忽然兴奋了起来。

????“嘿!这小子的怪脾气,我喜欢!”

????“原本以为是个趋利避害,暗中交易的家伙,现在觉得有点意思啊……”

????“你们看白沙岭那小子的表情!”

????水幕上,白澈的脸色几经变化,如同猪肝一样红黑不定,似乎一口气噎在心里,根本吐不出来。

????看台上,一个华服巨贾哈哈大笑“这小子可以,孙娘,此次孔玄成被派出镇守时,以金蟾城的名义,送他几个体贴侍女。”

????“是,少城主。”

????看台上,一个老者阴郁的表情渐渐化开,望着水幕中的孔征,疑惑道“阿青,这家伙脑袋里到底装的是什么?感觉执拗、又霸道,还有一丝说不上的高深莫测,好奇怪的气质。”

????老者感觉孔征浑身气质似乎是好几种差异很大的气质糅杂在了一起,捏成了一个四不像的家伙。

????偏偏这种家伙让人捉摸不定,又顿觉新奇。

????一个抱娃的年轻人笑道“师父很欣赏他吗?”

????“我也说不准,就是觉得有趣,而且看不透。对了,不是让你交好他吗?事情顺利吗?”

????“不太顺利,他看我的眼神很奇怪……我也拉不下脸继续交流。”

????“什么眼神?”

????“我感觉,他认为我脑子有病……”

????老者一愣,忽然笑了起来“认为千机圣宫八散人之一脑子有病?我看他才有病吧……你没说你是金丹修士?”

????“说了啊……所以他当时才那样看我。”

????老者点了点头“也罢,以后派你师叔去跟他打交道吧。”

????啊?

????年轻人一愣,看向怀里玩机关小人的娃娃,给他擦了擦鼻涕,苦笑道“我师叔话都说不清,怎么打交道……”

????“跟怪人打交道就要用怪招。”

????老者露出一副你不懂的表情,拂袖而去。

????“师父,不看了?”

????“不看咯。回去辅导你师叔功课,等孔玄成被派出去后,就送他去孔玄成那里。老祖一直说让我给你师叔也找个合适的人试阵。我看孔玄成就可以。”

????……

????水幕消失,水花落下,三才法会结束。

????面对孔征的提醒,白澈还是没胆子上台为自己正名。似乎孔征今日的模样,会烙在他脑海中很长一段时间,成为魔障也说不定。

????不过,那都不重要。

????“三才法会结束!魁首,白澈,以大夏供奉监之名,奖励龙池一汪。榜眼,孔玄成,以大夏供奉监之名,奖励艮皇草一株,探花,庞雨潇,奖励宝书一本。”

????“现在,选道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