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8章 册封

?热门推荐:
????公子离回到住处之后,才觉得不对劲。

????募地站了起来,然后整个人的脸色都不对了。

????长安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来,是顾明楼来了。

????“你怎么还没休息?”

????“你不也没休息吗?你刚刚出去了?”顾明楼虽然是在问他,可是语气中的笃定,显然已经是知道了。

????“我去了一趟圣女殿,不过,我觉得不太对。”

????“嗯?”

????“明楼,答应我,你千万不能冒险,连我今日也中了招,你若是去了,只怕会更麻烦。”

????顾明楼的脸色一紧,“什么意思?你中什么招了?”

????“我也是现在才反应过来。”

????公子离有些脱力地捏了捏眉心,然后又缓缓地坐下。

????回来的路上,他就觉得哪里不太对,可是又一时未曾深究,直到他回来,想要入睡了,才觉得自己被算计了。

????“我没想到,她竟然会给我用了巫术。我现在也不能确定,我今晚见到的人,到底是真的笙笙,还是假的了。”

????“我不明白。真笙笙不会用巫术吗?”

????公子离摇头,“我不是这个意思。笙笙有可能会巫术,可若是她是真的笙笙,完全没有必要呀。今天晚上,看似是她对我坦承了一些东西,可是实际上,我却是在她的诱导下,也说出了一些事。我也是刚刚才反应过来,是被她用了巫术。”

????公子离苦笑了一声,还是大意了。

????可若不是真的笙笙,又怎么会知道自己是她的三哥?

????若是真的笙笙,又为什么要对自己用巫术,然后试图控制自己的意志呢?

????所以说,这中间一定还有什么是他所不知道的。

????至于具体的,还得等到下次见面再试了。

????连自己都中了招,若是顾明楼去了,只怕会更严重。

????“你看到她了?”顾明楼语气中的急切,太明显了。

????“嗯。那张脸,的确神似笙笙,不,应该说,就是长大后笙笙应该长成的样子。”

????所以说,如果只看五官,那圣女应该就是余笙了。

????“还有呢?”

????“她说她缺失了一部分记忆,现在正在努力找回来。我们现在什么也不要做,就只是等着册封大典就是了。不管她是不是真的余笙,我们暂时都要护着她。”

????顾明楼挑眉,不解。

????“就算她不是真的笙笙,可是她知道很多只有笙笙才知道的事,所以,你觉得她跟余笙之间应该有什么样的关系?”

????这话里可细究的东西就多了。

????顾明楼点点头,“好,我会再跟赵承初说一声,我们都小心行事。另外,我收到消息北棠硕也已经到了王城。”

????公子离皱眉,“他之前不是去大雍京城了吗?”

????“他应该是在追查什么人。是敌是友,暂时未明。回头遇上了,也莫要深交。”

????二人商定,便各自歇息了。

????次日,顾明楼便找到了赵承初,警告他千万不要再轻易地踏足巫师殿,并且,也告诉他暂时有了余笙的一些线索。

????赵承初急不可耐,可是也知道巫师殿不好闯。

????再则,看顾明楼和公子离二人都十分淡定地等在这里,他也不好太莽撞了。

????转眼,国师册封大典之日到了。

????世子耶松带领一众王子公主们,亲自去了圣女殿迎接圣女。

????这个排场,有资格享受的,可没几个人。

????圣女戴着一面金色面具,身着白色长袍,手上还戴着一双银丝手套,整个人一出现,给人的感觉就是清清冷冷的。

????世子连忙躬身,“时辰快到了,圣女请吧。”

????被一国世子如此高待,可是圣女连个眼神也没有给他。

????一行人进入王城,沿街都是百姓们的欢呼声。

????册封大典在王宫的平安殿举行。

????文武百官,早早地到齐了,就只等着能一窥这位圣女的真容了。

????苗疆王亲自授予了她国师印,之后,还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宣布自此以后,苗疆的国师令,将仅次于他的王令。

????众人顿时哗然,就连下首的耶松的脸色也跟着一变。

????王上刚刚的话,也就表示国师的身分,还在他这个世子之上。

????虽然有些难以接受,可是也不敢在这个时候提出质疑来。

????更何况,他之前也曾查阅过苗疆的史籍,之前的历任国师,的确都是权利极重,而且也的确是曾救国家于危难之时。

????当然,还有一点,历任国师,都不长寿。

????这也是耶松愿意忍下这口气的重要原因。

????再怎么被国主看重,还不是一样无福消受?

????都是短命鬼!

????册封大典持续了一个多时辰。

????终于等到礼成,很多人都觉得两条腿快要站不住了。

????苗疆王一声令下,众人转移阵地,要参加宫宴了。

????这次的宫宴,主角自然就是新任的国师了。

????只是因为国师是女人,而且又性格淡漠冰冷,据说,真的有着预言之能,所以,在座的文武百官,没有哪一个真地敢去找她的麻烦。

????况且,王上还在呢。

????这会儿去找她的麻烦,那不是给自己找不自在吗?

????说实话,苗疆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国师了。

????隔地太久了,所以,现在很多人都觉得国师也不过就是一个虚职罢了。

????更何况,还是一个女人。

????能有什么大能耐?

????就算是真地可以预言,难不成她一天天地什么也不干,就只是待在神宫预言吗?

????而且,大家也都是有脑子的,知道预言这种事情,也要分大小和准确性的。

????比如说,国师可以预言未来几年有无战事,可是却不可能预言得出明天中午吃什么吧?

????所以,文武百官看似恭恭敬敬,可是实际上,内里有想法的人多了去了。

????有宴会,自然就要有歌舞。

????不知道是第几支舞跳起来的时候,国师的眼睛募地朝着中间的舞女看了过去。

????苏泱就站在她的左手边。

????跟在国师身边一年多了,行动上,自然也有了一定的默契。

????“保护好王上。”

????“是,大人。”

????琴音一转,似乎是跳到了之处,女子的水袖甩出的同时,一枚泛着寒光的暗器,直直地朝着苗疆王打了出来!

????速度之快,便是公子离和顾明楼发现了异样的时候,因为距离的原因,也已经来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