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克斯玛帝国 > 第一二七七章 缔结

第一二七七章 缔结

?热门推荐:
????帝都的大教堂名声不显,在过去帝都一共有两座神圣大教堂,那个时候的确叫做神圣大教堂。

????后来因为各种原因,导致了其中一座神圣大教堂的巡夜辅祭无意中引燃了教堂内的挂饰,从而爆发了帝都有史以来最可怕的一场火灾,整个神圣大教堂只剩下残垣断壁,并在不久之后被夷为平地。

????另外一座神圣大教堂保存的相对完好,不过如果在路上询问一个不是天正教会的信徒,那么他多半都不会知道这个大教堂在什么地方。

????自从宗教从政治的舞台中退出去之后,行事风格就低调了很多,这座帝都内存在的唯一一座可以称之为“大教堂”的教堂就在帝都的老城区。

????现在的城市规划要比以前复杂的多,建筑物也多的多,如果是在几百年前,那么站在帝都的西门顺着大路朝着东边望去,在皇宫墙壁最东头的了望塔塔尖后面,就是大教堂。

????每天早上太阳从东方升起的时候,阳光会穿透大教堂的彩绘玻璃,把这条贯彻东西的路染成了绚丽多彩的颜色,其中自然也包括了皇宫。

????那时候信徒们天不亮就会起床,然后按照顺序和约定俗成的规矩,在道路的两边跪下祈祷,静静的等待阳光出现的那一刻。

????他们把这称作为“圣光的洗礼”,有人认为那些绚丽的色彩并不是简单的有颜色的光,而是神国的投影,只要经常置身于这片光晕之中,死后就一定可以去神国享受喜乐安康。

????后来随着权力的不断更迭加上帝都的数次改造和扩建,时至今日已经很难看见曾经那种仿佛置身于神话故事中的景色,只能够从一段段的描述中感叹人类技艺的神奇。

????杜林和库巴尔简单的交代了一下之后就离开了,他趁车让司机把他送到了大教堂,康提已经在门口等着他了。

????康提没有让杜林下车,而是主动迎上去拉开了车门,然后坐了进去,“找一家饭点,我快要饿死了,我得弄点东西吃!”

????司机并没有立即发动,直到杜林说了一句开车之后,车子才开始动起来。

????康提并没有对这些小事情过多的关注,他忍不住抱怨了起来,“我真应该自己带一个椅子过去,你知道吗,我最少在那里站了四个小时,太可怕了,这是我这辈子经历过的最……不,第二可怕的事情!”

????他用很夸张的表情和动作来表现他对刚才那段时间的痛恨,“你能想象吗?四个小时,四个小时!四个小时里我不能动,不能说话,他们居然还没有准备任何吃的东西,我又饿又累,如果老头子让我下次和他一起去,我一定会带一张椅子,还有一些食物。”

????康提在抱怨的时候杜林一直在审视他,杜林一点也弄不清楚康提这个有点“逆反性格”的话痨是如何成功挤走其他竞争者,成为下一任教宗的。

????很多人都认为教会这个光明的地方内部也一定都是光明的,大家都真的像是经文里说的那样是欢乐开心的一家人。

????其实这些都是狗屁,教会内部的斗争甚至比政治斗争都更加的激烈,更加的残酷。

????每一次教派之争都意味着数千数万名“异议者”被秘密的吊死或者烧死,大多数时候是烧死,这就是他们对待失败者的办法,也是失败者唯一的下场。

????在教会的历史中有过几次非常残酷的教派斗争,特别是鲜血教派这个崇尚鲜血和杀戮,通过掠夺其他生命的血液精华来强大自身的教派在上位的过程中,屠杀了至少二十万同为信徒,但所崇尚的教义不同的“异议者”教友。

????政治舞台上的战斗都是有来有往的,一时间的输赢并不能够代表什么,有时候一些失败者蛰伏几年十几年之后,还有机会反败为胜。

????但是在教会内,不存在这种情况,没有人能够在失败之后还可以爬起来的,就如同强盛到甚至有人萌生了屠杀伪神和异神念头的鲜血教派,最终也一样被新的教派杀的干干净净,连教义和所谓的神术都被完全的抹去。

????包括了现在的教会,基本上所有人都知道它的全名是“天正教会”,在它之前,教会还有其他的名字,正是因为天正之主这个教派成功的镇压了其他的教派,所以才有了今天的教会。

????那些曾经常常以慈祥面目示人的神官们,实际上早就浸泡在献血中无法自拔了。

bet356怎么提现?????这些真实的过去已经被人们所认为的“真相”彻底的掩埋,教会方面也宣称那些手札中记载的东西不具备任何参考意义,因为上面经常所描述的人与神明共存的世界是不存在的,所以更可能是一种臆想,一种教会内部的修士们根据一些经文的内容,辅以一些民间的故事作为参考延伸出来的故事。

????就算是现在,教会内部的斗争也非常的激烈,这代表着帝国乃至周边地区在信仰领域的巅峰,不会再有更高的山巅,谁选上了,谁就是第一人。

????康提这个家伙看上去并不像是一个很厉害的角色,他又凭什么能够“登基”,就因为他能够一刻不停一直唠叨吗?

????为杜林开车的是本地同乡会会长的侄子,这位同乡会会长很遗憾的并没有成为诸神会的会长,不过他现在的职务也一样很重要。

????他的侄子已经不止一次为杜林服务过,年轻人对帝都有很熟悉,足够可靠,所以杜林来帝都只要用车,都是他来做司机。

????一路上听了康提废话了十几分钟,终于在九点前赶到一家很有特色的餐厅,餐厅的老板和厨子,包括了服务员都是东方人。

????这两年帝国和东方的联系一直都没有断过,更多的则是在民间的交流上,主要凸显在文化和贸易方面。

????一些来自东方的生意人也开始陆陆续续的出现,这总会让人们觉得很新鲜,东方的神秘诱惑着每一个人,即使只是一家餐厅,人们也想要去尝试着从这里感受到一些东方的神秘气息。

????进入餐厅之后宽阔的大厅里一张桌子都没有,会长的侄子低声的解释了一下,这家叫做“竹子所具有的特殊意义”的餐厅并没有公开的大厅进餐方式,他们更加崇尚在私密的环境里进餐。

????这种风格很受上流人士们的欢迎,特别是需要谈一些可能涉及到一些秘密事情的人士的欢迎,现在帝都的餐厅里多数都有了包厢,专门招待有需求的客户。

????杜林抬头看了看,竹韵,名字不错!

????在等待了三十多秒之后,一名大概只有二十四五岁的年轻东方女性穿着具有东方风格的中性长衫迎了上来,黑底红边,胸口写着一个非常繁琐的方块字,杜林不认识,可隐隐的像是……泰或秦?

????也有可能是奏,总之有些古风。

????这名相貌明显不同的女孩说着一口流利的通用语,她还认识杜林,这让康提有些小小的嫉妒,以至于在吃饭的时候他还在说这件事。

????在女孩的带领下一行人进入了一间叫做“竹子所具有的高尚格调”的房间,这句话是会长侄子翻译的,女孩用的是纯正的东方语言,发音很短,竹之雅。

????在点了十八道菜肴之后其他人都退了出去,房间里只剩下杜林和康提。

????两人坐在桌子边上,康提突然间不在絮絮叨叨说个不停,他皱着眉头似乎在想什么,过了好一会,他才笑着为自己的失神道歉,“非常抱歉,我刚才想到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然后就太投入的去思考,你知道每一个成功的人士大多都会有‘专注’这样的习惯,我就有……”

????从专注开始,他谈到了最近几天的天气,然后对未来几天天气的预测,紧接着又说起了安比卢奥州的旅游事业和慈善事业,期间因为上菜的缘故停了几次,在所有的菜肴都上齐了之后,他终于谈到了之前的顶上议会。

????“你听到了吗,他们居然如此公开的讨论颠覆另外一个国家政权的事情,天主那个老家伙知道了恐怕都要从天上掉下来,我一直以为我们应该讨论一些好的事情。”

????“比如说慈善活动和捐款之类的,或者去什么地方踏青,因为春天要来了。我喜欢春天,不那么冷也不那么热,你知道我体型有些胖,对于我来说夏天简直就是地狱,当然冬天也不那么令人舒服,因为我要穿的很多。”

????“我特别喜欢我那件……”

????杜林忍不住用指关节叩击了几下桌面,“说重点,我的朋友。”

????康提愣了一下,然后很快就回过神起来,用有些腼腆的笑容来掩饰了小小的尴尬,“抱歉,我又把话题岔开了,我的意思是他们太可怕了,那个房间里的每个人心里都住着一个恶魔,到处都充……”,他又愣了一下,再次干笑了几声,“我没有说你,我是说其他人。”

????杜林闭着眼睛慢慢的点了两下头,他觉得康提能够成为教皇很大可能是因为没有人能够说服他,往往都被他说服了。

????“那里的气氛很不好,缺少友爱,每个人的心里都很阴暗,瞧,你肯定知道我说的那些人中没有你,所以我认为我们应该团结起来,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够对抗黑暗与邪恶。”,他说完后一脸期待的看着杜林,就差在脸上写着“你快点头”的提示了。

????杜林始终保持着沉默,他熟练的用筷子夹了一些食物,然后瞥了一眼康提,“这是你真实的想法吗?”

????“只是因为这些?”

????他把筷子放在了筷架上,这里的环境让他有一种莫名的失控错乱感,他向后一靠,一手按在桌子的边缘,另外一条手臂压在椅背上,侧着身,翘起了腿,平静的看着康提,两段不同的时间与空间仿佛在这一瞬间有了那么片刻的重合。

????“这里没有其他人,我们可以说一些真话了。”

????恍惚之间杜林还没有回过神来,康提先挪开了目光,他很快又不服气的把目光挪了回来,迎上了杜林的目光,“这就是真话,那些人想的太多,而且一个个都很不好接触的样子,我不喜欢那里的风格,也不喜欢那些人的性格,除了你。”

????“我们是朋友,应该互相帮助,而且我只认识你,也只能联系你。”,他很真诚的看着杜林,“我们是朋友啊!”

????其实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杜林很想笑,一个能够在教会内部斗争中不声不响稳稳坐定教宗的大主教会是一个傻子一样的话痨吗?

????用腚眼想一想都知道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那么唯一的解释只能说这一切都是康提营造出来的假象,他把真实的自己藏在了谁都看不见的地方。

????这样一个有手段有能力有计谋的人,在第一次参与这场会议之后就表现出一副“我和你混”的模样,要说杜林一点不怀疑那是肯定不可能的。

????但同时他也有一些困惑,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他不动声色的点了一下头,然后伸出手,“你说的对,我们是朋友!”

????康提看了看他的手,又看了看杜林带着笑意的眼睛,伸出手和杜林握了握,“那么我们算是达成了盟约?”

????杜林再次点头,“对,攻守同盟!”

????康提这才满意的松了一口气,“这就是我需要的,老实说我已经饿坏了,我们现在是不是可以……”,他看了看桌子上的菜,在杜林点头之后笑着开始吃饭。

????两个人似乎都没有对刚才如同儿戏一般的盟约有所质疑,就像是真的一样。

????当然它的确是真的!

????两人一边吃饭,一边谈起会议室中的人和那些问题,以及今天这场别开生面的会议。

????这场会议对他们的人生有着绝对不同的意义,甚至可以说为他们的人生掀开了新的一页。

????在今天之前,他们可能以为自己所看见的就已经是天花板,可没成想,在天花板之后,还有一层看不见的东西存在——顶上!

????。